李广战绩不如卫青霍去病,为什么后世诗人多在诗词中怀念李广而不怎么推崇卫霍呢?

李广的战绩不如卫青、霍去病,后人却怀念称赞的是李广,而不是卫霍二人?

我总结有以下原因:

一、先解析卫青的第一场胜仗。

当时汉朝派四位将军,分四路进攻匈奴。其中包括卫青、李广率领的数千骑。

由于李广被匈奴赞为飞将军。人怕出名猪怕壮。匈奴的主力全部来围歼李广的数千骑。

卫青趁匈奴后防空虚,突袭匈奴老巢。俘虏匈奴单于的妻妾奴仆,大获而归。

另外两位将军也不救援李广。而是负责皇帝小舅子左右翼的安全。

最终李广军全军覆没。如果没有李广吸引匈奴主力,卫青哪有机会直捣匈奴老巢?

事后卫青加官进爵,而李广被判处死刑,花钱赎罪,贬为庶人。

卫青凯旋后,并未向天子说明。正因为李广吸引了匈奴的主力,自己才能立下奇功。

二、李广与士卒同甘苦,共患难。在这一点上,卫青不如李广。而霍去病更烂,对待士卒苛刻,不能与麾下同甘共苦。

三、如果说项羽神勇,千古无二。那李广的箭法,则是古往今来第一人。梁山好汉之一的华荣因箭法好,被称为‘小李广。’

四、李广的‘飞将军’之名是匈奴给予的。正如辽国称杨业是‘杨无敌’。

五、《史记》中文学造诣最高的有三篇,分别是李将军列传,项羽本纪,淮阴侯列传。在这三篇中,李将军列传排第一。司马迁给李广做了一定的宣传。

六、霍去病品行低劣。用卑鄙手段暗杀李广之子李敢。最终霍去病莫名的早逝,其子也被汉武帝暗中毒杀。(汉武帝重用法家酷吏,把群臣和皇族屠戮殆尽。有两人被杀,大快人心。一个是法家酷吏张汤,被另一个法家酷吏处死。一个是霍去病父子之死。)

大家好,我是一个人吃饭喝酒看书写文章的渭郃。

李广一直是一个千百年来被人们议论的人物,今天渭郃就跟大家一起分析一下李广,说道说道。

战斗英雄——李广

李广如果放在今天,那绝对是全军一顶一的兵王。

个人战斗力是非常强悍的,不但技战术能力优秀,而且作战异常勇猛,战斗素质非常的高。可以说是当时汉朝军队中有名的勇士。

战斗力强有哪些表现呢?

在平定七国之乱的时候,李广追随周亚夫,就曾经夺取叛军军旗,立下大功。之后在上郡,汉朝的几十名骑兵遇到三个匈奴人,双方交战,这几十名汉军居然被射杀将尽。李广说,这三个匈奴人,不是普通人,是匈奴的射雕手。

注:射雕手——匈奴中射箭最好的大力士。因为一般的弓箭手根本不可能把箭射的那么高,足以射下大雕来。所以射雕手不但箭法准,而且力量也非常的大。是匈奴的精锐部队,特种部队,整个匈奴也没有多少射雕手。

但是李广立刻带人去追这三个射雕手,李广亲自射击那三个射雕手,当场射杀两人,活着一人。这说明李广的战斗力,那是远远的高于匈奴最强战力的射雕手的。

就是说汉军的兵王李广对战匈奴人的兵王射雕手,那是完全的战斗碾压。

所以李广的个人战斗力那是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。

再一个,李广作战很有胆识,很有谋略。不是那种单纯的匹夫之勇,是具备指战员水准的。

也是这一次,李广刚把俘虏的匈奴射雕手绑好,准备带回去。这个时候匈奴的大部队来了,足有几千人。但是李广的部队只有一百来人。

匈奴人一看是李广,立刻摆开阵型,准备进攻。李广手下这一百来人立刻就慌了,想立刻驰马回奔。李广说不要慌,咱们这点人马如果现在落荒而逃,那匈奴人就知道我们就这么多人,一定奋起直追,就成了追击歼灭了。而且我们现在离大部队几十里,没等我们跑到大部队跟前,咱们就会被人家歼灭。

于是李广让大家前进,一百来人冲着几千匈奴人前进了二里地,然后停下来,解下马鞍,原地休息。

这一下匈奴人傻了,看不明白了,就你这一百多人碰到我们匈奴几千人的大部队,不但不跑,还居然敢前进,进攻吧,又不进攻。在我眼皮子底下调戏我?以为李广这一百来人是汉军派出来诱敌的部队,周围是不是埋伏着汉军的大部队,等着我们扑上去,然后吃掉我们?

这时候,有个匈奴的将领骑着白马出列,可能是想调整一下队列。李广抓住机会,立刻飞马奔驰,射杀了这个匈奴骑白马的将领,然后再迅速的退回到他一百来人的小部队的阵地里。

这一下匈奴人就更疑惑了。你看他居然还敢跑过来射杀我们的将领,这分明就是挑衅行为,想引诱我们追击他。于是更加确信李广的这一百人的小部队就是诱敌的部队,不敢出击。然后等到了晚上,大家都这么僵持着。匈奴人就先怂了,汉军的大部队到现在还没有出现,是不是打算等到天黑了偷袭我们啊?于是趁着夜色,匈奴人就悄悄撤走了。

注:大家不要觉得晚上光线多好,那是因为大家生活在城市里,有照明的路灯。不要说在古代,就是在现代,你去草原一到晚上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,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。

所以李广的临时应对能力,和对战局的把握能力都是非常强的。你可以看出,他作战不但勇猛,而且军事素质是非常高的,完全符合一个指挥官的技战术要求。

所以李广的个人不光千百年来在历史中无人质疑,就是在当时,上到皇帝,下到普通老百姓,都对李广的能力从不质疑。李广的个人能力是一个让天下所有人都能放心的人,就好比现在一家公司里,有一个员工和李广一样能力突出,一有什么事儿,大家说让他去,所有人心里就有底。

李广和皇帝的关系

很多人觉得个人能力既然这么突出,那为什么还是难封侯呢?是不是和领导的关系闹的比较僵呢?所以领导不重视你,忽视你呢?

其实不是,李广从汉文帝,到汉景帝,汉武帝,三任皇帝的关系都不错。

汉文帝就曾经为李广感叹,你是生错了年代啊,你要是生在秦末,追随汉高祖刘邦平定天下,封个万户侯都是轻轻松松的事儿。

而且汉景帝驾崩后,立刻就任命李广为未央宫禁卫军长官,就是卫尉。负责汉武帝的人身安全。我们想想这得多大的信任才能让李广去给汉武帝当禁卫军长官?

而且你为一个臣子来说,这就等于是皇帝身边的近臣啊。皇帝对你不但是信任而且是亲密。

汉武帝对李广也算是格外关照,个人觉得汉武帝对李广还是非常亲密的。

举几个例子

有一次李广被匈奴活捉了,但是李广居然反杀了押送他的匈奴人,骑马跑回来了。后面几百匈奴人骑马追他,李广和部队汇合后,用夺过来的匈奴人的弓箭射杀这些追兵,把追击的匈奴人打的溃逃。

但是毕竟是战败被俘嘛,虽然战败的原因是匈奴确实兵多势重,但是打了败仗,朝廷是要给处分的。李广按罪是应该斩首的,但是最后汉武帝也只是给了个贬为庶人的处分。对李广还是宽大处理的。

再一次,李广被贬为庶人后,就郁郁不得志,心里烦闷,和朋友到南山打猎。回来的时候有点晚了,路过霸陵,被霸陵尉拦下来了。当时这个霸陵尉喝醉了酒,很不给李广面子,说别说你一个前任的将军,就是现任的将军今天也不准过去。李广没没法,就在霸陵住了一宿,第二天再回去。

其实这个事情,你霸陵尉和李广好好说,也不是说不通。从李广肯留下来住一宿,第二天天亮了再走来看,李广还是遵守国家法度的。但是霸陵尉这个话,说的就多少有点儿小人得志,落井下石,仗势欺人的意思。

然后没过多久,匈奴又入侵辽西了。汉武帝重新启用李广为右北平太守,李广点名要这个霸陵尉和他一起赴任,结果人一来就被李广杀了,然后上书自行谢罪。结果汉武帝也没说什么,李广继续赴任,匈奴人一听李广来了右北平,几年都不敢来进犯。

可见汉武帝对李广的宠爱。

还有就是最后漠北大战的时候,李广知道这是他最后争取封侯的机会了。本来汉武帝是想让李广颐养天年的,但是李广几次三番的去请求汉武帝,让他出征。这种军国大事,汉武帝这么一个铁血的帝王,居然会为了李广实在抹不开面子,让他当前将军。

要知道,汉朝的军制来说,将军那是稀有职位。很多人一辈子混个校尉就了不得了,但是居然能封李广为前将军。后世五虎上将的关羽才是封的前将军。当然这是三国演义的杜撰,但是也不难看出李广这个前将军地位有多高。

因为李广算是汉武帝的嫡系部队,是汉武帝从继位开始就出现在他身边的原始班子成员。有点儿像李卫当官里,李卫和雍正的关系。属于汉武帝绝对信得过的将领。

而且汉武帝对李家一门也确实都信任有加,包括李广自己没封侯,他儿子李敢都是关内侯,而且对李广的孙子李陵也是非常的关照和宠信。

至于之后李陵事件汉武帝暴怒的态度,很大程度是觉得自己被欺骗,被背叛。在汉武帝看来要是普通人背叛到也没什么,但是这么信任有加,忠心耿耿的李氏一门的李陵背叛,这个打击汉武帝是受不了的。所以才会对李陵做出这么过激的反应。

因为爱的太深,所以才会狠的太深。

李广不封侯的原因

很多人都对李广封侯的事情一直纠结。

其实如果按照汉朝的制度,李广确实是达不到封侯的标准的。

不是说李广的能力不行,而是李广确实是运气不好。

李广之前和匈奴人打仗,是有来有回。虽然也杀伤了不少敌人,但是自己的损失也不小。其次,还多次被猪队友坑,导致不但失去立功的机会,还因为战败被问罪。

如:有一次李广和博望侯张骞合兵出击(就是那个通西域的张骞),李广带着四千人,张骞带着大部队一万人。大家分兵突击,约定什么什么时候到达战场作战。但是张骞耽误了约定的作战日期,导致李广的四千人被匈奴左贤王带领四万骑兵包围。十比一的作战啊,还是野战。结果导致李广的部队战损过半,但是依然坚持到张骞的部队赶来。结果匈奴人一看汉军主力来了,就跑了。

张骞因为贻误军机,按罪是要问斩的,但是汉武帝也还是没有杀他,让他用钱赎罪,贬为了平民。而这本来是李广一个立功封侯的好机会,却因为张骞的失误,军功和罪责相抵,不封赏,不处罚。

而且也因为李广飞将军的名气太大了。所以匈奴和汉朝作战,经常都不去招惹李广。只要李广在哪儿驻扎,哪儿就立刻太平。这也导致了李广甚至沦落到没仗打的尴尬局面。

到了漠北大战的时候,李广也知道这是他想封侯的最后一个机会了,也急了。本来汉武帝和卫青也是照顾他,想让他跟着打打顺风仗,捞捞军功好封赏。但是李广立功心切,导致迷路,贻误军机。按律是要问罪的,绝望的李广不愿意面对刀笔吏的羞辱审问,拔刀自刎。

可见李广性格之刚烈。

为什么世人千百年来都同情李广呢?

这其实和古希腊式的悲情英雄一样。

因为像卫霍这些人,在生前都已经获得了他们应该获得的荣誉了。

而对于李广来说,不是没能力,而是运气不好。

就如同同样被后世感叹的项羽一样,此天亡我也,非战之罪。

后人希望用另一种情怀,对这些悲情英雄给与尊重。

道尽古今多少事,诸君都付笑谈中。感谢大家点阅渭郃的文章,如果大家喜欢渭郃的文章,可以关注渭郃的头条号。渭郃会写出更多好的文章来给大家。万事千山都是情,给个关注行不行?谢谢素质三连。

我们看国共战争片,一定会发现国民党军队有个大问题。凡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,全部美式装备,各种补给都很充足。至于那些杂牌军,不光待遇差、装备差,往往还要充当炮灰。

其实,汉武帝治下,情况有些类似。

卫青、霍去病是汉武帝的近臣嫡系,汉帝国最精锐的士兵、战马任凭他们调度。李广是边境行伍出身的猛将,没有外戚的身份,相当于汉帝国的杂牌军。所以,李广所部,待遇、装备都比较差,出征匈奴时,还要承担最苦、最难出成绩的任务,自然付出伤亡多,看上去收效少。

要深入讨论这个问题,就需要梳理一下汉代的骑兵战法。我们会发现,卫青、霍去病突击战法的成功,需要大量支线部队的辅助。这些支线部队,由点及线,切割草原的活动空间,这样汉庭才能把我匈奴主力方向,由卫霍率领精锐,给予致命打击。至于那些支线部队,兵力、装备有限,他们的生死成败,对于汉帝国来说无关痛痒——对汉武帝来说,作为炮灰的李陵就应该死在那里。


稍稍展开的话,最近李硕有一本新书叫《南北战争三百年》,对两汉至于南北朝的军事技术有比较深入的讨论。

作者指出卫青、霍去病的主力,其实是手持长枪的枪骑兵,这和长于骑射的匈奴骑兵有很大不同。概言之,匈奴人自幼骑马,骑马射箭是其长处;如果要和匈奴人拼骑射,那正好就撞到对方枪口上了。所以卫青霍去病发明出了一种新战术,就是拿着长枪往前冲,然后在白刃战中硬碰硬。在双方都没有马蹬的情况下,汉军在铁制兵器方面有天然的优势,长枪长戟是匈奴所不具备的,这样一来,卫青、霍去病军就可以扬长避短,取得佳绩。这一看法非常精彩,作者进一步列举汉代画像石等出土文物,为读者呈现出汉代枪骑兵的面貌,这里就不剧透了。

但作者对李广的分析就比较薄弱了。

他认为,李广在战法上保守落后,基本上还在走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老路。所以,作者讲:“当卫青、霍去病已经做出表率、几乎所有汉军骑兵都接受了……冲锋肉搏战时,李广仍迷恋着他已经艺术化的骑射本领。”(Kindle版:loc 728)在他看来,既然卫青、霍去病开发出了枪骑兵冲锋肉搏的战法,全军就应该纷纷效仿;李广觉得自己了不起,硬是要和匈奴比骑射,他行他上了,可是他手下人不行啊,这样打能不输掉么?这样一来,他认为李广拒绝先进的、适合汉军的作战方式,走上了个人英雄主义的歧途。

我个人不太认同。我觉得这个说法有点像对国军杂牌军说,你看,人家张灵甫的74师,可以快速突击,集中火力猛攻,你们怎么还在和共军瞎周旋,运动战你能打过共军?(当然,这里有一些不贴切的地方,张灵甫的74师也完蛋了……)

面对以骑射见长的匈奴,枪骑兵有优势,但劣势也很明显:毕竟戈矛枪戟这样的兵器,最多不过2米多,箭怎么也可以射几十米。大家速度差不多快,于是问题就来了:我们一队枪骑兵冲锋寻求肉搏,对方骑射手机动后撤,一边撤一边射箭——速度一样的情况下,永远追不上的……同时,长途奔袭,冲锋突击,对马匹的消耗很大。东亚战马本来身材较小,耐力有限,一旦马匹大批死亡,刀笔吏就要来兴师问罪了……

所以实战中,要实现骑兵冲锋的战法,有一些前提条件。战役准备上,需要有大量马匹,供主将任意使用。战术上要选择狭长地形(作者已经注意到)。更重要的是,在战略上,就需要攻其必救,打击其王庭、后方族帐。所以元朔五年(前124年),卫青需要,直接打击右贤王所部后方,最后俘虏“男女五千余人,畜数千百万。”这里,俘获人口牲畜的数字值得注意,这意味着汉军掌握了匈奴右贤王本部的动向,避开其外围游骑,直接向其男女老弱、牛马资产发起攻击。这样一来,匈奴弓骑不得不回师救援,由此才能迫使匈奴放弃“追逐骑射”,陷入“短兵肉搏”。(Kindle版:loc 666)

攻其必救的战略目标,不是一支军队可以实现的。这多个战斗单位共同推进。这个时候,谁能获得更多的战马、补给?谁能第一时间获得匈奴动向?在掌握有关情报以后,谁可以攻击匈奴薄弱的辎重,获得丰厚战利品?谁必须牵制匈奴精锐骑兵,甚至与其展开苦战?

司马迁告诉我们:这些军事决策背后,是残酷的政治现实。谁能获得皇帝的宠信,谁就能在战场上获得主动;相反,缺少坚实的政治背景,纵然有一身的武艺,也不过是大漠中的孤军,刀笔吏面前的败将。


李广没有显赫的背景,战绩也不突显,心胸狭窄,虽然爱兵如子,但大局意识不强,不是当统帅的料。许多文人墨客写诗作文拔高他,主要喑喻自己虽然很有才能但不受朝庭重用而已

读唐朝人的诗歌,你会发现李广在诗人笔下,基本上只有两种形象。

第一种是赞美:“林暗草惊风,将军夜引弓,平明寻白羽,没在石棱中”——赞美李将军的勇武;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队山”——赞美李将军守卫边关,功劳赫赫;“君不见沙场征战苦,至今犹忆李将军”——赞美李将军爱惜士卒。

另外一种情绪是同情:“每愤胡兵入,常为汉国羞。何知七十战,白首未封侯”(陈子昂)——讲李将军白首未封侯,可怜;“苦战功不赏,忠诚难可贵。谁怜李飞将,白首没三边”(李白)——李将军白首未封侯,还死在边关,可怜;“卫青不败由天幸,李广不封缘数奇”(王维)——李将军命真不好啊。

所有同情,基本上都围绕“李广难封”这件事情来说。所谓“难封”,指的是李广将军一辈子,从来没有封过侯。李广有才华,可惜不遇赏识。这种反差很容易让失意人形成强烈共鸣。

世界上所有的失意人,都有一种自况:我的本事很大,才华纵横,可惜没有得到施展。这个世界有负于我!于是,他们到处寻找类似悲剧的人物,借他人酒杯,浇心中块垒。屈原是其中一个,只不过屈原的君王楚怀王实在是个昏君,实在难以借来自况。唐朝人在汉朝的历史人物中,一共找到了两位,一位是文人贾谊,另一位是武将李广。他们生活在明君治世,却不受重视,唐朝诗人拿来抒情,恰到好处。

李广一生最大的悲剧无非是:打一辈子仗,名就而功不成,不得封侯。关于他的不封侯,如果仔细辨析,其实并不冤枉。汉朝以军功封侯,李广一生与匈奴作战,严格地说,没有打过胜仗。这和他的作战风格有关,也和他孤傲耿介的性格有关。

唐朝诗人厌恶卫青霍去病,主要原因是:这两人都是皇亲贵戚,仗势抢功,卫青逼死李广,霍去病射死李广的儿子李敢。这样的怪罪其实是没有什么道理的。

卫霍二人出身都很卑贱,他们不过是抓住历史给予的机遇,大放异彩,才到到皇帝垂青。李广是边廷名将,他的机会原本更多,只是时运不佳而已。李广之死事件中,卫青其实是没什么责任的。李广的军队因为迷路,在沙漠时白白逛一圈。卫青身为主帅要追究李广的责任,是职责所在,也在人之情理。李广自觉羞辱,干脆自杀。其实,他自杀的主要原因在于,再也看不到建功封侯的机会。一则李广年纪已经大了,不再有上战场的机会;此外,当时汉匈之间大规模的战役,基本结束了。

霍去病射死李敢,草菅人命,这确实是他的过恶。李敢自身也有问题,他埋怨卫青对父亲之死负有责任,多次轻慢卫青。这种事情在古代官场是很难容忍的。这件事情,卫青基本上没有责任。卫大将军性格温和,待人宽厚,在历史上享有盛名。唐朝诗人抬高李广贬低卫青说来说去只能拿出身说事,其实是很不公道的。

唐朝诗人同情李广,只是舔舐“不才明主弃”的伤口,哀叹自身不遇,希望引起君王的重视,赏个一官半职,以便荫妻封子。至于现实生活中屡屡碰壁的真实原因,恐怕他们自己也不愿真实面对吧。

李广是凭实力上来的,卫青,霍去病靠的是裙带关系。

至于战绩,当年汉武帝与匈奴开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沟通西域,沟通西域的重要目的就是战马。汉朝是很缺战马的。

卫青,霍去病的军队是举全国之力武装的,清一色的骑兵。李广的军队不过是地方部队,骑兵数量很有限,而打击匈奴主要靠骑兵。骑兵少了,就算你击溃了匈奴军队,你也没办法追上他歼灭,所以很难取得更大的战果。

李广一生的战绩其实非常一般,官位也非常一般,最终连一个最起码的侯爵都没有得到,和卫青、霍去病远远不能比。但是他对后世的影响,则明显地超过了卫青、霍去病。唐宋两朝,都把他放在古代最重要的行列,诗人赞叹他的诗词,那更是数不胜数。

(飞将军李广画像)

那么,李广为什么会在后世,尤其是在诗人中获得那么大的推崇怀念呢?

第一,诗人推崇李广,是因为感同身受。

古代诗人,尤其是诗词写得好的诗人,大都是不得志的。有一句话叫做“愁苦之词易巧,欢愉之词难工”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古代诗人才华横溢却不得志,李广武艺高强也是一生不得志,“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”,最终连一个侯爵都没得到。这样的境遇,让古代优秀的诗人们感同身受,所以,经常会以写李广来“浇心中的块垒”,抒发自己的郁闷之情。选择李广,而不是选择一生荣光无数的卫青霍去病来写,就很容易让人理解了。

同时,选择李广作为写作对象,还有一个原因。中国古代从汉高祖那里传下来一个规矩,非同姓不封王,无战功不封侯。封王完全是一种奢望,封侯倒是可以追求的一个人生理想。但是封侯必须要有战功,所以班超“投笔从戎”开了一个先河,诗人们都想学班超,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。请君暂上凌烟阁,若个书生万户侯?”

而李广作为一名能力卓著的战将,就算“从戎”了,就算立下了不少战功,依然不能封侯。因此,这不能不让人慨叹。

(大将霍去病)

第二,李广的“相对战功”,绝不输于卫霍

我这里所说的“相对战功”,是基于这个武将的身份,他所能带动的兵力情况,以及他所参加的战役情况进行的综合考量。

卫青、霍去病因为是汉武帝的亲戚,因为性格很好,又极力讨好汉武帝,因而深得汉武帝宠爱。他们由此成为三军统帅,所带的兵力非常多。基于汉武帝时期军队整体的战斗力强大,他们所打的都是大战役,获得的都是大胜仗。虽说这个大胜仗并不一定就是他们打下来的,但他们作为军队的最高统治者,肯定获得最多的奖励。

李广一生都只是个偏将军,他指挥的军队数量非常有限。当他单独出战的时候,所带的军队更少。虽然经常都能打胜仗,但是取胜的规模不是很大。当他作为大军团中间的一个方面军的时候,其战功又会被埋没。或者被安排去打战略不是很好的那种战争。比如他几次跟随卫青作战,卫青给他安排的路线都很糟糕。

不过就算这样,相对于他杀死敌人的数量,他的“相对功劳”并不在卫青、霍去病之下,所以后世的诗人们非常地同情他推崇他。

(卫青)

第三,李广具有强大的人格力量,这种人格力量折服后人。

李广的人格力量体现在两点:

一是英勇无畏。李广被称为“飞将军”,就在于他不但武功高强,骑射一流,而且英勇无畏。他数次深入险境,但最后都能依靠他绝世的谋略和不屈的精神,从险境中走过来。这种英勇无畏,是一个军人最重要的品格。李广就具有这样的品格。

二是不附权贵。李广之所以一生没有封侯,就是他不攀附权贵,因此也不像卫青霍去病那样,受汉武帝的重用。而这种不附权贵的秉性,也就是他人格最闪光的地方。

李广一个不得志的将军,能够在后世有那么高的令名,绝不是偶然的。

(参考资料:《史记》《汉书》)